飞模型机 主页 > 飞模型机 >

海南特大非法学术期刊诈骗案详情披露

更新时间:2021-10-04

  发布时间:2012年11月08日 10:57进入复兴论坛来源:法制日报手机看视频

  符某夫妇利用非法创办的20多种学术期刊,诱骗两万多名投稿者交纳版面费逾1000万元——曾经轰动全国的海南特大非法学术期刊诈骗案近日有果。

  经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,近日,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以非法经营罪判处符某有期徒刑5年,并处罚金600万元,分别判处郭某、符某倩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,并处罚金20万元。

  2003年8月,符某夫妇成立公司专门从事非法期刊经营活动,通过假冒、伪造国内各省市刊号,7年来利用只有中学文化程度的员工组成“审稿编辑部”,编印了《中华医学护理杂志》、《中国教育教学杂志》等20多种非法学术期刊。还设立数十个网站发布征稿信息,诱骗全国20多个省区市需要晋升职称的人向其投稿。

  2011年2月,海南省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根据举报,联合海口警方历时4个多月,一举将该起特大非法学术期刊诈骗案侦破,查获非法期刊24种两万余册、假公章93枚,抓获9名犯罪嫌疑人。据统计,受害人达两万多人,涉案金额1060余万元。该案被列为2011年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十大案之一。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多个部门,了解到这起非法出版期刊案以及符某夫妇发家和诈骗的详情。

  出生在海南西部山区昌江黎族自治县农村的符某和丈夫郭某,大学毕业后回到海口找工作并结婚。夫妻二人为了有房有车,奋斗一段时间后效果不佳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改变了他们拮据的生活。

  2003年5月,符某通过亲戚获知伯父符某农(已死亡)在香港有一份产业,操作起来收入很可观,即通过出版期刊发论文收取版面费。随后,她带着丈夫郭某来到香港考察。

  符某决定辞去在中国联通海南公司的工作,于2003年6月20日与伯父签订委托代理合同,在海南成立公司代理经营符某农成立的香港中华临床医学会名下的《中华医学护理杂志》、《中国教育教学杂志》等非法期刊。

  2003年8月,符某成立海口杰沐科技服务有限公司,专门从事非法期刊经营活动。设立数十个网站发布征稿信息,假称其学术报刊是国家批准公开发行的正规刊物,诱骗大量需要晋升职称的人向其投稿,并以2000字内340元、每增加1000字加价100元的标准索要版面费。收钱后,他们便开机印刷非法刊物邮寄给投稿人。

  2007年,符某怀疑被警方发现,便注销杰沐公司,并于同年12月20日成立海口福瑞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继续从事非法期刊经营活动,先后招聘被告人符某倩等6名工作人员。2014年中国减肥药十大品牌排行榜,他们通过假冒、伪造国内各省市刊号,编印了《中华医学护理杂志》、《中国教育教学杂志》、《中华护士》、《中国教育科研》、《中国高教探讨杂志》、《中国临床医学月刊》等20余种非法期刊,利用非法期刊组稿刊发论文,收取“版面费”。

  2011年2月,海口警方对该团伙3处窝点进行突击检查,抓获以符某、郭某夫妇为首的9名犯罪嫌疑人。现场查获非法期刊24种两万多册、假公章93枚。

  经查,自2008年1月至案发,以符某夫妇为首的犯罪团伙非法出版《中国教育科研》等期刊,共收取投稿人“版面费”22486笔,违法所得高达1060多万元,案件涉及20多个省区市。

  符某交代,其操作流程是先注册网站,发布投稿信息及联系方式,以《中国教育科研》等杂志的名义进行征稿。待收到作者的投稿后,会告知其所需费用。作者将该费用存入公司的指定账户后,他们便将这些文章集成书籍出版寄给作者。

  “杂志”都是符某等人私自出版印刷,且这些“杂志”没有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注册,也不会在全国范围内发行,连邮寄给作者的“杂志”及发票上盖的印章都是自己私刻的。为了不引起投稿者的怀疑,符某还对员工进行专门培训。为了应付投稿者的质疑,还有专门制作的“编辑部常见问题问答”文件。

  为了使“杂志”刊发论文显得比较正规,公司还打印两种证书:一种叫“论文获奖证书”,一种叫“论文刊登证书”。因为正规的杂志社都会有这两种证书给作者。

  案卷资料显示,符某夫妇创办的20多种非法报刊仅2010年7月,就收到来稿2201篇,大多集中在卫生和教育领域。符某表示,这两个领域有发表论文评定职称的强烈要求。

  荒唐的是,符某夫妇设立的审稿编辑部,竟由招聘的3名中学文化程度的员工组成,而投稿者大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。

  该编辑部成员徐某说,她主要负责“审核”来稿的格式、字数和错别字,他们不管论文的专业性,就是为大家提供一个学术交流平台。

  符某夫妇等人自办非法出版学术刊物诈骗长达7年之久,为何无人查扣?对此,海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陈淼等办案人表示,其中既有一系列貌似合法的外衣“掩护”,也有投稿者为晋升职称不愿举报、有关部门难以发现的因素。

  陈淼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不少领域的工作人员需要晋升,是否在国家、省级期刊发表过论文成了重要条件。由于在正式期刊上发表论文很难,这就使得非法出版物有了市场。

  海南省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副主任科员赵武表示,该造假团队得以滋生壮大,还因为单个投稿者涉案资金少,而且很多人通过论文达到晋升职称的目的后,不愿向有关部门举报。

  为给自己“贴金”,该公司在一些媒体上刊登广告,公开宣称“期刊具有国际国内刊号,在国内外公开发行,属于国家级核心期刊,主要职能是方便作者晋升”。

  同时,该团伙还主动联系与论文网站建立不正当合作关系,将投稿者的文章上传至网络。

  庭审现场,检察机关指控符某违反国家出版管理规定,在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许可的情况下,在2003年8月之后相继成立多家公司专门从事非法期刊经营活动,利用非法期刊组稿刊发论文收取“版面费”。

  2008年,郭某在明知符某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的情况下,伙同符某倩等人经营非法期刊,负责维修公司电脑和公司网页维护、信息更新等工作。此外,自2007年4月起,符某、郭某先后以杰沐公司、福瑞祥公司的名义,与云南某物业杂志社签订合作协议,从事《现代经济》、《现代科技》杂志的宣传、组稿、收取版面费、印刷等非法经营活动。

  被告人王某未经工商、新闻出版部门批准,私自成立《中华现代医药》杂志编辑部,向全国各医院医生征集稿件并收取版面费,非法发行《中华现代医药》杂志达19期,总计1.9万册,以此收取投稿人“版面费”71万多元,获利24万多元。当时全国各地为晋升职称而发表论文者甚众,有的人连续发表两三篇,其中不乏全国各大医院的知名专家。

  近年来,相关部门不断加大对非法出版物的打击力度,查处了一大批非法出版期刊,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。但是,仍有一些不法分子心存侥幸,借助网络等手段非法出版,并以此诈骗敛财。因此,有关部门应拓宽线索来源渠道,从网上网下两方面继续加大对非法出版的打击力度,不给不法分子留有任何可趁之机,进一步净化文化市场。